徐州7岁男童发低烧,母亲带其推拿、刮痧致病情恶化身亡

7岁男童张立发低烧后,其母赵玲将他带至某儿童推拿中心推拿、刮痧治疗。当日下午,张立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死亡。

张立父母一纸诉状将该推拿中心负责人周堂告上法庭。

孩子理疗后死亡

2018年7月的一天早晨,7岁男童张立发起低烧。其母赵玲是某推拿中心的会员,还是这里的学徒。早上8点多,赵玲将张立带到推拿中心进行推拿理疗。在推拿按摩、刮痧的过程中,张立持续发烧。 

“老板周堂说孩子没有问题,不需要治疗。”赵玲回忆,到当天下午,张立高烧危重,她赶忙把孩子送到医院救治。但因延误病情及其他因素,张立不治身亡。

经当地公安机关调查,该儿童推拿中心系无营业执照非法经营,由周堂负责。赵玲认为,周堂无照非法经营,在张立出现明显病症的情况下,大量刮痧等治疗加重其病情,并延误到医院治疗。因为周堂的过错行为造成了张立死亡的严重后果。

为此,赵玲和丈夫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周堂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应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68万余元。

法医鉴定:死亡主因为爆发性心肌炎

2019年6月,泉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某儿童推拿中心负责人周堂当庭表示不同意赔偿。

周堂认为,对张立推拿、刮痧是调理行为不是医疗行为,与张立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赵玲作为张立的母亲,对孩子的身体状况是明知的,在孩子身体不适时是治疗还是调理都是孩子母亲的选择。赵玲是推拿中心的学徒,其将孩子带至店里,也有自己照顾孩子的想法。赵玲并未告知他张立的心功能不全,张立死亡与他无关,因此,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泉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周堂的推拿中心主要经营推拿、刮痧、按摩服务,事发时尚未取得营业执照,周堂的职业等级为保健刮痧师(中级)。

事发经过:

当日早晨,赵玲及店内员工一起对张立进行推拿、按摩,周堂到店后由其对张立进行推拿及刮痧。其间张立出现高烧、大便失禁、呼吸异常、反应差等情况。下午4时左右,赵玲才将张立送至医院治疗,后张立因治疗无效于下午5时35分死亡。

法医鉴定

经徐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根据尸体检验所见,死者张立背部、腰部检见大面积出血点,背部正中检见表皮剥脱,双侧上臂检见皮肤青紫,项部、背部检见多处肌肉出血,结合案情调查,分析认为符合刮痧、按摩形成。

最终鉴定意见为:“死者张立符合暴发性心肌炎死亡”。

专家组分析意见

徐州市医学会专家组经分析意见如下:

1、根据现有资料,患儿死亡原因考虑为暴发性心肌炎。暴发性心肌炎病程发展快、死亡率高。少数普通感冒病人可以导致暴发性心肌炎,表现为严重心律失常、猝死。

2、心功能不全为刮痧治疗的禁忌症。在患儿患有暴发性心肌炎状态下,给予刮痧、热敷等处理存在不当。在患儿出现高热、大便失禁、呼吸异常、反应差等情况下,认识不足,未及时送相关医疗机构救治,延误了患儿诊断与治疗。

综上,患儿死亡主要原因为暴发性心肌炎;刮痧、热敷等处理,加之未及时送相关医疗机构救治,是患儿死亡的次要因素。

法院判决:推拿中心负责人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泉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赵玲作为张立的监护人,在明知张立身体不适仍带其进行刮痧、推拿,在张立出现高热、大便失禁、呼吸异常、反应差等情况时,未能及时送其就医,造成张立死亡的后果,存在重大过错。

而周堂作为一名专业的保健刮痧师,应具备相应的中医专业理论知识且应知道相关禁忌症,较常人更应提高注意义务。

在张立发烧至高烧时,周堂为其刮痧、推拿,暗示赵玲刮痧、推拿对治疗张立病症有积极作用。在推拿后,张立高烧至40多摄氏度的情况下,周堂未提出就医建议,反而再次为张立刮痧、推拿,这一过程周堂明显存在过错,延误了张立治疗,加重了张立病情,其行为与张立死亡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法院根据张立死亡原因结合赵玲、周堂过错程度,判决周堂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29万余元,其余责任由原告方自负。

周堂不服一审判决,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近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提醒:身体不适时应到正规医疗机构就诊

医疗是指疾病的治疗。保健是指为增进健康、防治疾病所采取的医疗预防和卫生防疫措施。医疗和保健有明确的区分。而现实中,有许多不具备医疗资质、医疗设施和条件的机构和个人,夸大保健的作用,实施着非法的医疗行为,损害人身健康,扰乱市场秩序。

法官表示,本案是一起因监护人的“疏忽大意”和侵权人的“过于自信”以及混乱的中医保健市场共同造成的儿童死亡悲剧。

从本案可见,一方面,人们对于中医诊疗和中医保健认识不足;另一方面,中医药养生、保健商家存在虚假宣传,行业和市场长期存在监管漏洞和监管不到位的状况。

在此,法官提醒广大市民:在身体不适时应首先选择到正规医疗机构就诊,同时期待有关部门引起重视,加强行业监督和市场监管,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徐报融媒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沙莎

编辑 七七  校对 吴庆德

责编 杨波  总监 马志仁

原标题《徐州7岁男童发低烧,母亲带他推拿、刮痧,结果身亡……》

广西梧州一高中多名师生低烧发热,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

央视新闻4月11日消息,记者从梧州市卫健委、教育局等相关部门了解到,4月9日至10日,梧州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接连收治了梧州某高中多名有低烧发热症状的师生。接到医院相关报告后,当地卫健部门派出专家组对发热师生开展诊疗、调查工作并进行核酸检测,就诊师生为上呼吸道感染。截至4月11日,梧州市疾控中心已对该校校园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指导校方再次进行全面环境消杀。

据全程参与这次师生发热的诊疗指导工作的梧州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刘俊介绍,春季是上呼吸道感染高发季节。这部分学生和个别老师因低热,或伴有流涕、咳嗽等到医院就诊后,医生经过化验、影像等检查,考虑主要是上呼吸道感染。目前,经过处理,就诊的学生和老师病情都得到了好转,并相继出院。 

(原题为《广西梧州一高中多名师生低烧发热 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

河北三河通报一家三口低烧一人近期去过新发地:核酸检测阴性

三河市疾控中心致广大市民的一封信

2020年6月13日,我市燕郊福成二期居民一家三口出现低烧,其中一人近期去过北京新发地。疾控中心接到报告后,立即按照工作程序,将三人接转到医疗机构发热门诊诊疗排查。截止目前,三人体温正常,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藉此,三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示广大市民:

1、三河市民及三河居住的外来人员,凡5月30日后,前往北京新发地牛羊肉交易大厅和京深海鲜市场的,请立即向属地乡镇、街道、社区、村报告,如实登记相关信息;听从工作人员安排,主动配合医护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并做好居家或集中医学观察。

2、做好个人防护,保持良好个人卫生习惯。

3、不信谣,不传谣。

三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20年6月14日

燕郊一家三口低烧,一人曾去过新发地?官方:核酸检测阴性

北京头条客户端6月14日消息,6月13日,网上流传“居住在燕郊的一家三口发烧”的消息,而且其中一人近期去过北京新发地……6月14日,河北三河疾控中心回应,三人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微信群中流传着这样一条信息,燕郊居民张某于6月11日曾去过北京新发地,并于13日一家三口出现低烧状况。不少居民就此进行咨询求证,担心出现新冠肺炎疫情。

河北三河市网信办对此事进行回应称,2020年6月13日,网传“我市燕郊福成二期居民一家三口出现低烧,其中一人近期去过北京新发地”,引起社会关注。对此,市疾控中心接到报告后,立即按照工作程序,将三人接转到医疗机构发热门诊诊疗排查。根据检查结果,三河市疾控中心回应称,截至目前,三人体温正常,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对此疾控中心对居民做出提示,近日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相继出现多起新冠肺炎核酸检测呈阳性病例,请生活居住在三河市的居民,凡5月30日后(含5月30日)去过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北京京深海鲜批发市场,看到公开信后立即采取如下措施:

1.立即向属地村街、社区报告,如实登记个人相关信息。

2.听从工作人员安排,做好居家医学观察,并配合医护人员进行核酸检测。

3.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立即拨打120,由120转送至发热门诊。

4.如果发现瞒报、不报、造成疫情扩散的,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追究法律责任。

(原题为《壹现场丨曾去过北京新发地 燕郊一家三口低烧? 官方回应》)

低烧了怎么办?别慌,也可能是它们惹的祸

原创 蒋卫民 华山医院 常笑健康

▼本文作者▼

疫情期间,发烧似乎是个不祥之兆。只要一有低烧,你、我、他,就开始担惊受怕:是不是“中招”了?

其实原因不明的持续性低烧与许多疾病都相关,那么造成这种低热都有哪些原因呢?对身体是不是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究竟如何处理?接下来,我们就这些问题一一阐述。

不明原因低热是怎么造成的?

首先,我们先看一下不明原因低热的定义:

发热持续三周以上,体温多次超过38.3摄氏度,经过至少一周深入细致的检查仍不能确诊的一组疾病称为不明原因发热。体温(口温)37.5-38.4摄氏度,持续4周以上者称为长期低热。

引起长期低热的原因很多,由感染性疾病引起者占40%,非感染性疾病占57%,原因不明占3%。

感染性疾病主要有:结核病、病毒性肝炎、慢性尿路感染、某些局灶感染,如牙周脓肿、鼻窦炎、胆囊或胆道感染、前列腺炎、慢性盆腔炎等,其他如布鲁菌病、巨细胞病毒感染等也会引起长期低热。

非感染性疾病主要有:结缔组织病、内分泌腺疾病如甲状腺功能亢进、嗜铬细胞瘤等、间脑综合征、恶性肿瘤等。

一直低烧但检查结果都正常,为什么?

有的患者长期低热,也没有不适主诉,一般情况较好,各种检查结果都正常。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功能性低热。

功能性低热的诊断应慎重,必须在排除其他相关疾病后才能诊断。除月经前期低热、妊娠期低热以及在高温环境下引起的生理性低热外,功能性低热可以分为神经功能性低热与感染后低热两类。

神经功能性低热多见于青年女性,长期低热可长达数月或数年。有些病人低热有季节性,出现于夏季,并且每年都会有低热。体温在一昼夜内波动幅度较小,往往不超过0.5摄氏度,并且口腔、腋窝与直肠温差不大,甚至可出现腋温大于口温、口温大于肛温或腋温大于肛温的反常现象,两侧腋温可相差达1摄氏度以上。体温昼夜规律失常,晨间体温反较午后为高。

不少病人伴有神经功能不稳定的表现,如脸色潮红、皮肤划痕症阳性、心动过速,甚至暂时性血压升高等自主神经功能紊乱或神经症。

但病人一般情况好,体重无变化。虽然经过各种药物治疗无效,但不经治疗也可自行消退。神经功能性低热在内科门诊中较为常见,约占长期低热病人总数的1/3,预后良好。

还有一种感染后低热,是指急性病毒或细菌感染得到控制后,高热消退但可出现持续较久的低热,并伴有乏力、食欲不振等现象。此种发热可能与体温调节中枢功能失常或自主神经功能紊乱有关。

例如急性链球菌感染控制后,病人可出现低热、关节痛和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症状,抗“O”(抗链球菌溶血素O抗体)可增高,但血沉正常或轻度增高,此种情况称为“链球菌感染后状态”。

从体温调节机制讲为什么会功能性低热

机体具有两种控制体温的系统:一种是行为调节,是有意识的活动。另一种是自身调节,是通过神经体液的作用而实现的,其调节机构包括温度感受器和体温调节中枢。温度感受器分为温觉感受器和冷觉感受器。

下丘脑有体温调节中枢,体温调节中枢存在有调定点,调定点高低决定体温的水平。调定点上移,中心温度低于调定点时,调定点的冲动发放,调温指令抵达产热和散热器官,一方面通过运动神经引起骨骼肌的张力增加或寒战,使产热增多;另一方面交感系统引起皮肤血管收缩,使散热减少,最终导致发热。

而功能性低热可能是体温调节中枢的调定点出现了问题,导致调定点温度上移,还有就是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导致的散热功能障碍。

功能性低热如何治疗?

功能性低热对机体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只要排除器质性疾病后,诊断为功能性低热,无需特殊治疗,或者中药调理即可。也可通过心理治疗,转移患者的注意力,避免对体温的过度专注。

疫情期间低热患者可以先到医院发热门诊检查血常规、血沉和C反应蛋白。如果上述结果均正常,其他检查没有显示器质性病变,多半是功能性低热。如果血沉和C反应蛋白增高,即使没有明确的诊断,也不要轻易诊断为功能性低热,一定要想尽办法查明病因。

作者介绍

蒋卫民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

博士 主任医师 教授 硕导

华山北院感染科 执行主任

简介: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第十一届委员会艾滋病学组成员;上海市医师协会感染病分会委员;上海市医院协会感染病分会委员;上海市中西医结合肝病学会委员;中华医学会热带病与寄生虫学会艾滋病学委员;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骨结核组成员;上海市艾滋病治疗专家组成员

擅 长:各种病毒性肝炎、肝功能异常、各种发热性疾病、寄生虫疾病、感染性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华山总院门诊时间:周一下午(肝病门诊)、周四上午(特需门诊)

华山北院门诊时间:周二上午、周三上午

原标题:《低烧了怎么办?别慌!也可能是它们惹的祸!》